发布日期:2023-10-25 20:11    点击次数:65

  近日,有消息称,湖南内参酒销售有限责任公司向经销商等发布通知,即日起停止接受52度500ml内参酒销售订单。内参是酒鬼酒的高端品牌,官方旗舰店售价是999元/瓶。

  酒企停止接收订单,通常是为了消化库存、控货挺价。

  从酒鬼酒业绩方面来看,实在难言乐观,2022年净利润同比增长17.38%,创下了5年来的最低增速。一季报延续了下滑态势,实现营收9.65亿元,同比下降42.87%;净利润3亿元,同比下降42.38%。

  价格倒挂更不是新鲜事,目前,在各个电商平台上,内参酒售价在850元左右,今日酒价数据显示,目前内参批发价稳定在800元/瓶,倒挂已较为明显。

  在当前的白酒行业,“除了茅台,基本都倒挂”已经成为基本现状,但酒鬼酒倒挂背后的问题也不容小觑。

  此外,公司的股价更是“跌跌不休”,截至7月13日收盘,酒鬼酒报95.05元/股,较2021年9月276元/股的历史高点已缩水六成。

  2023年被定义为白酒去库存之年,行业分化不断加剧,从酒鬼酒公司副总经理王哲最近在中酒展上的讲话可以看出公司压力不小,他表示,现阶段酒业不景气,核心在于信心,消费者对未来消费没有信心,合作伙伴对销售没有信心、对进货没有信心。

  “核心关键点就是对产品的满意度下滑了,那么产品满意度下滑的核心是什么?实际上就是价格,价格出现了大问题,价格出现问题,导致经销商没有利润,经销商对未来没有信心。”他说。

  一季报业绩承压,管理层称“还要再挺一挺”

  此前酒鬼酒发布的2022年报显示,酒鬼酒实现营收40.5亿元,同比增长18.63%;实现净利10.49亿元,同比增长17.38%。2022年净利润同比增长17.38%,创下了5年来的最低增速,曾接近翻倍的业绩增速戛然而止。

  分季度来看,酒鬼酒去年的业绩增速在去年二季度出现断崖式下滑,并在去年四季度出现负增长。

  业绩下滑的趋势延续到了今年一季度。酒鬼酒一季报显示,其实现营收9.65亿元,同比下降42.87%;净利润3亿元,同比下降42.38%。在20家白酒企业中,平均净利润增速为16.25%,而酒鬼酒的-42.38%成为5家业绩下滑企业之一,增速位列第17名。

  对于一季度营收、利润下滑,酒鬼酒表示由三方面因素所致。一是2022年一季度创历史新高季度营收之下的高基数效应。二是四季度疫情影响严重,收入端下滑,虽然开年防疫政策优化,但消费能力和渠道信心尚未恢复,致使收入承压。三是因为费用改革,降低了渠道端的投入,短期对回款负面影响。

  在5月24日召开的网上业绩说明会上,很多投资者也表达了不满,“酒鬼酒应该好好反思,向其他优秀同行学习取经,怎样去开拓市场、怎么做才能保护市场价格、怎样提振经销商积极性、怎样才能做大做强市场占有率。尽量少搞文创、少出新品。”

  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酒鬼酒近几年业绩亮丽的背后其实是压货。“2023年第一季度高增长戛然而止,其实就是透支市场、透支库存、透支经销商的结果。”

  在6月28日举行的股东大会上,酒鬼酒副董事长、总经理郑轶在与现场投资者互动时表示,对于白酒企业及酒鬼酒来说,现在是一个非常痛苦的阶段,但是看到了正确的办法和路径,还要再挺一挺。

  价格倒挂、存货高企、酒鬼酒卖不动了?

  目前,在各个电商平台上,内参酒售价在850元左右,今日酒价数据显示,目前内参批发价稳定在800元/瓶,倒挂已较为明显。

  不过,价格倒挂也是目前除了贵州茅台之外大多数白酒企业普遍面临的问题。

  据媒体报道,包括八代五粮液、国窖1573、汾酒青花20、君品习酒、郎酒青花郎、内参酒等白酒大单品,都出现了“价格倒挂”现象,到手价明显低于官方建议零售价,甚至低于出厂价。

  不仅如此,内参酒还出现了窜货问题。所谓窜货,是指同品牌的某区域经销商将产品卖到了其他代理区域,会造成产品市场价格混乱。

  华鑫证券研报指出,酒鬼酒过去高B端渠道费用的投放虽然起到推动经销商积极配合产品推广的作用,但也容易造成经销商通过低价转货、窜货的方式套取费用,产品价盘不稳的同时,品牌端建设效果不足。

  酒鬼酒也对此颇感无奈,公司副总经理王哲表示,“现在企业的窜货、倒货、低价90%以上来自线上,线上非常难治理。”

  而倒挂与窜货的背后,是内参动销不畅导致的高库存。

  据2022年报显示,酒鬼酒的整体成品酒库存从2021年的5914吨提高到7375吨,同比大增24.7%。

  从内参系列来看,2022年内参系列生产量达1580吨,销售量达1147吨,产明显大于销。期末库存量达1347吨,已超过全年销量。

  此外,酒鬼酒合同负债也在持续下降,意味着经销商打款意愿在下降。截至2022年末,酒鬼酒的合同负债为4.33亿元,同比大降68.7%,占总资产的7.4%,而2021年末,合同负债高达13.82亿元,占总资产的23%。到了2023年一季度末,其合同负债降至3.67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也降至6%。

  券商研报调研显示,酒鬼酒目前的省外部分区域市场如河南市场库存仍处于较高的状态。

  知趣咨询总经理、酒类分析师蔡学飞认为,酒鬼酒库存较高,有部分原因是为了完成任务,前期企业供给过大,但市场需求不振,产品动销难度较大,渠道周转率较低导致的。

  酒鬼酒也尝试过做出一些改变:例如大力治理市场窜货和低价行为、进行费用改革,将市场费用投放重心从渠道商转移到终端,不断促进动销等等。

  在6月28日召开的酒鬼酒2022年度股东大会上,酒鬼酒也很理性地表示,未来将不再是强调全国大范围布局,而是选择有合作基础、品牌基础的区域市场,包括湖南、河南、山东、河北、广东等省,着重强化对终端的把控和消费者培育。与此同时,酒鬼酒还强调要继续进行费用改革,将费用投入从针对渠道的B端向销售终端、消费者转移。

  省内市场份额被挤压

  酒鬼酒是湖南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是湘西州最大的工业企业。作为湖南省内唯一的上市酒企,酒鬼酒的省内市占率却远低于区域龙头。

  华鑫证券研报显示,2022年,湖南三分之二的市场份额被全国化酒企占据,以茅台为代表的酱香型白酒市场规模达到80亿元,占比28.07%,而浓香型及其他香型的中高端白酒合计60亿元,五粮液、国窖和剑南春均超过了5亿元。酒鬼酒的发展空间明显受到全国化酒企的严重挤压。

  据券商研报数据,2022年湖南省白酒市场规模280亿元,远低于河南、山东等白酒消费大省近600亿的体量,也低于白酒生产大省四川约400亿的体量。就在容量相对较小的湖南市场,酒鬼酒的省内市占率也仅为7.5%,与之对比,古井贡酒和山西汾酒在省内的市占率分别约为30%和40%。

  王哲坦言,近年来酒鬼酒省内市场距离公司目标还有很大差距,在宴席、团购、商务、动销都有不小提升空间。今年将继续精耕省内市场,通过经销商优化、渠道网点渗透、走进名企,进一步打造品牌氛围。“在湖南260亿白酒规模中,酒鬼酒即使做到30-50亿规模也没有达到天花板。”

  虽然面临种种困难,公司管理层依然表现得很乐观,在6月28日召开的酒鬼酒2022年度股东大会上,酒鬼酒董事长王浩最后表示:“短期波动很正常。今天的酒鬼酒已经到了发展关键时期,阶段性的波折预示着下一个更好的状态即将出现,管理层对此信心十足。”

  不过,未来酒鬼酒能否走出业绩与股价的双重低谷,还需时间的检验。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思阳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福建水力消防成套设备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